]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贺家有宝

时间:2012-12-28 12:59来源:未知 作者: 九斗

  一、宝贝不翼而飞

  桐定县的周县令自叹倒霉,刚上任不久,桐定县就出了一件大案,贺家的宝贝被盗了。报案的人叫贺朗,他没什么名气,可是有个厉害的老爹。贺老太爷当过皇上的老师,官至户部尚书。

  关于贺家的宝贝,大家早有耳闻,但从没有人见过。这里面有段故事,贺老太爷在户部主事时,有一年被同僚牵连入狱,当时是受贿大案,朝野震惊,皇上震怒之下把一干人犯都打进天牢,有两个主犯即刻赐死。当时人人自危,贺老太爷想办法托人带出话来,若想活命,就把宝贝呈给皇上。贺朗不知道宝贝是什么,贺太夫人听了却明白了,她回内宅拿出一个黄木匣子,递给贺朗嘱咐道:“千万不要打开,想办法交到林大总管手里就行了。”贺朗一听眼睛都瞪圆了,林大总管现在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没听爹说和他有交情,他能买账吗?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一见黄木匣,林大总管的态度急转,正色对贺朗说:“这事就交给我了,你回家等着吧,贺大人的事,我就是拼上性命也要办妥。”当夜,贺老太爷就被特赦回家软禁,进门时怀里就抱着那个黄木匣子。后来案情水落石出,贺老太爷果真是清白的,皇上想给他官复原职,可他推说身染沉疴,归隐田园,并再不准儿子为官。当然黄木匣子也一直带在他的身边,可是匣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始终没有人知道,贺老太爷也不许任何人去动匣子。

  就在昨天,贺老太爷寿终正寝,桐定县的周县令还去吊唁,想不到今天贺家就出事了。贺朗只顾在堂上哭,说得不清不楚,师爷贺正文眼尖,看到贺朗怀里抱着一个黄木匣子,就问道:“这是?”

  贺朗叹道:“这个就是爹爹存放宝贝的匣子,爹临终前还指着匣子,流着泪说不出话来,只是现在宝贝已经……”说着他打开匣子呈上来,周县令大惊,匣子里赫然是一个陀螺,普普通通,木质本色,连花纹都没有,而且做工也粗糙,这东西怎么可能是宝贝?看来贺家的宝贝被偷梁换柱了!

  周县令知道此案非同小可,想了一下问道:“家中可有逃仆?”

  贺朗吞吞吐吐地说:“逃仆没发现,可是小人的寡嫂却不见了。”原来贺家一共两子一女,女儿十八岁时死了,贺大郎也早逝,留下个寡妻在贺家度日,可是今天早上发现人不见了。周县令听到这里,对贺朗说:“走,去你家看看。”

  贺大嫂的住处是个独立的小院,房间没什么摆设,清冷寒酸。周县令亲自进去翻检后,又命人把家里的仆妇都叫到院中,一一问话。贺老太爷生前有两人服侍,一个是贺大嫂,另一个叫婉娘,是家里雇来的使女,签下的是三年的合同。

  周县令问谁是婉娘,一个年约三十的女子出列,她哭得眼睛红肿,五官很清秀,只是脸上长满了大小红疙瘩。

  周县令问了她一些简单的情况,见没有可疑之处,就回到县衙。一进门他就问贺正文:“关于此案,你怎么看?”

  贺正文叹口气说道:“依小人之见,这个宝贝只怕是贺家大奶奶拿走的。我早年师从贺老太爷,恩师是清官,没什么家当,想来贺大奶奶怕老太爷一走,自己分不到家产无依无靠,就先下手为强了。”

  周县令摇头道:“从现场来看,事情并不是这样的。贺大奶奶如果想要宝贝,肯定是早有蓄谋,如果走的话也会带上自己的家私,可是我看梳妆盒内还有几件略值钱的首饰,如果是女人出逃,不会扔下的。”

  贺师爷连连点头:“大人英明,那现在怎么办?”

  周县令想了一下说:“把贺家的下人都带回来,一一盘查。”这一问还真问出点线索,老管家回忆,昨天傍晚时分先是婉娘离开家门,后来大少奶奶也走了,因为家里办丧事一直忙,没看到婉娘什么时候回来的,只是后来见她在守灵,可是大少奶奶一直没看到。

  周县令叫来婉娘问话,婉娘说出门是因为脸上起疙瘩,奇痒难忍,找郎中看病了。让婉娘离开,周县令又叫过贺朗,问道:“这个婉娘是哪里雇来的?”

  贺朗一心急着找到寡嫂追回宝贝,没想到县令却追着一个使唤人问个没完,没好气地说:“她是贺正文介绍来的,有牙保。”贺师爷作证道:“我来的第一天就去拜望恩师,见恩师瘫痪在床,境遇十分堪怜,正巧听说婉娘是最会服侍老人的,就推荐过去,还出了一半费用,就当是给恩师尽点孝道。”

  正在这时,突然跑来一个丫环,气喘吁吁地说:“贺、贺师爷,你快回家看看,夫人不好了,叫得很惨,我们都不敢进去看。”贺师爷一听也不及告辞撒腿就跑。

  周县令早听说贺师爷的夫人得了怪病,会传染,独居一个小屋,没人敢进,现在想来是凶多吉少了。

  见贺师爷走了,贺朗上前低声说:“这个贺正文原来跟我爹学过画,后来不辞而别,如果说有人觊觎贺家的宝贝,他就算一个!”周县令沉吟着没说话。

  二、不起眼的宝贝

  果然当夜夫人病逝了,贺师爷料理丧事,案件自然无暇顾及。周县令正为难,突然收到朝廷的公文,原来皇上南巡到了杭州,听闻恩师仙逝,想要过来吊唁。周县令一听头都大了,贺家的案子未了结,如果皇上来问起,只怕要治自己个办事不力。

  周县令只好自己把案情推理了一遍,重点还是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贺大少奶奶身上,找到她是关键。可是说也奇怪,周县令命人在县里走访个遍,就没人知道贺家大奶奶的去向。他把几个嫌疑人的名字写到纸上,反复推敲,突然明白了什么。

  周县令亲自来到贺师爷家吊唁,却见门户大开,一个人没有。找邻居一问,原来夫人的病会传染,不敢土葬,贺师爷用车给拉到城外去火化了。周县令赶到时,夫人已经被烧成了灰。贺师爷见到周县令有些吃惊,问道:“大人怎么有时间过来?案件要紧。”

本文网址:/zhentan/593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友情链接:快3平台  快三平台  快3投注平台  快三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三  快3网上投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