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侦探悬疑 > 

惊天杀人案

时间:2018-01-11 19:02来源:故事网 作者: 魏留名

一、神秘失踪的三个女人

35日,“桐花”舞厅。

阿凤是个有家有正式工作的女工,在一家服装厂上班。服装厂效益不太好,上班有一搭没一搭。闲时无事,她被小姐妹拖到舞厅学会了跳舞。

阿凤喜欢到一家名为“桐花”的舞厅跳舞,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这家舞厅离她家不近不远,很难磁上多少熟人;二是门票适中,每次五元,能承受得了。

阿凤每到舞场,只要一听到或激烈或抒情的旋律,她的心跳就会加快,一种冒险的心理就溢了出来。她期待着发生点什么,又害怕发生什么。

35日,她休班,上午在家睡个懒觉,做做家务,午饭后,心里又开始痒痒的。她修眉画眼,卷卷头发,穿金戴银,为了显曲线,她把刚买的一身墨绿色棉丝混纺针织套裙换上,在衣镜前上下打量,感觉十分惬意,又穿上一件浅米色真丝长风衣,娉娉袅袅出了家门。

桐花舞厅下午场的客人不多,而且多是上了年纪的。她懒得与他们共舞,推辞掉几支曲子。等着心仪的男人出现。

正等得心里干火火的,一个男人出现在她身边。“能请您跳一曲吗?”男人彬彬有礼地说完,她立即欣悦地站了起来。

那男人跳得很好。阿风曾与别的舞搭子共舞过,好与不好,她一下就感觉出来。好的舞搭子,你只需全身心放松,把全身心交给他,他会带你翩翩起舞。跟上这样的舞伴,你会倍感愉快。阿凤有了一种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欣然迎候乐于前往。

借着黑暗,借着舞曲,那中年男人在阿风耳边呢呢喃喃,讲得阿凤脸红心跳,她怕听又想听。那男人说要带她到别处坐坐,“坐”两个时辰先给她三百元钱。阿凤有点恼,有点怕,又有点想,总之,那男人的话好像有点吸引力,半支舞曲的工夫,那男人把三百元涨成了五百元。阿风动心了。她假装有点不好意思地穿上风衣,低着头跟那男人走出舞厅,就这样神秘地失踪了。

324日下午,“漱玉”舞厅。

一个叫玉兰的无业女性闲踱到舞厅门口,腰肢扭了两扭,几个眼风朦朦胧胧撒出去,网到一条“鱼”——一个看上去有型有款囊中有钱的男人。那男人朝玉兰走过来。问她,跳舞吗?玉兰点点头,点得很有味道。那男人主动伸出胳膊,让玉兰挽住,他主动买好舞票两人双双走进舞厅。

也就是三支舞曲的光景,两人又双双走出来,看那样子,已很亲昵,已计划好了下一步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玉兰心甘情愿地跟上那条上钩的“鱼”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48日下午,“桐林”舞厅。

阿英文革中初中没毕业就去安徽农村插队。期间,她结了两次婚,又离了两次婚,有一个女儿。返城后无业。阿英多数生活来源是靠出卖自己的身体。前天,她接到一封信,说她女儿在深圳因卖淫被有关部门扣下了,对方要她拿一千元钱去赎。“你怎么与当娘的一个命啊?”阿英叹息,“赎金一千元,还有路费和宿费,这可怎么办啊!”

阿英对着那张薄薄的信纸,连哭的念头也没有。眼泪救不了女儿,得用钱,而最快捷的挣钱路子还是自己的身体。

48日下午,阿英在她那暂时栖身的小屋精心化妆。她半月前把头发染成红色,自己的头发本来泛黄,近年来,丝丝银发夹杂其中,看上去枯草一样。徐娘半老的样子,谁还要你?谁还把钞票你?她狠狠心,于是去美发店花一百五十元染成了红色。

阿英画好眼线,描好眉毛,涂好嘴唇,对着镜子端详,点头又摇头。她把所有首饰都戴上,企图用亮金烁银来遮掩皮肤松弛的老相。穿好衣服,她义无反顾地出门了。

来到桐林舞厅,当她找到目标,那个中年男人要与她那个时,她狮子大开口,要价一千元。讲完她又悔,怕把那男人吓跑。谁知那男人连眼睛也不眨一眨就答应了。于是,她跟那男人走了,从此消声灭迹了。

本文网址:/zhentan/2593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随机故事
友情链接:快3网上投注平台  快3平台  快3网  快3网上投注平台  快3彩票网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