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我爱故事网

当前位置: 我爱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南北神捕

时间:2018-01-23 12:49来源:故事网 作者: 蒋诗经

01

丁大元是东阳城的首富,丁府里,仅护院武师就有百人。这些人都是丁大元出高价请来的各路武林高手。然而,就是这一百个武林高手也没能保住丁大元的命,丁大元被人杀了,屋内金银被横扫一空。丁大元死在自己的卧室,表面上并无外伤,但仵作检验出他的胸口有一如盆大的掌印,且胸骨已碎如齑粉。这么大的手掌,这么重的力道,而且能在百人看护的内院中来去自如,江湖中只有一个人能办到,那就是黑鹰客。

黑鹰客不但一身横练武功出神入化,而且轻功也登峰造极。案情并不复杂,捕头李南山很快下令全城展开搜捕,守住各个城门,出入都要严加盘查,并到处张贴黑鹰客的画像。几天后,终于得到消息,说黑鹰客出现在本城的艳芳阁。李南山立即带人包围了艳芳阁,果然,黑鹰客正在里面寻欢作乐。一众捕快上前捉拿,可是黑鹰客武功太高,不断有捕快受伤败退,最后,黑鹰客趁乱跃出窗户,逃走了。李南山独自紧追出去,只可惜,不但没追到黑鹰客,反而受伤而回。时间很快过去了十余天,可黑鹰客还在城内逍遥法外,使得整个东阳城人心惶惶。

黄昏,一骑快马如箭般向城门驰来。马上的长髯客翻身下马,正要说话,只见不远处,一个身材消瘦的蓑衣人大笑:北神捕包振风,久仰久仰!长髯客转头看向蓑衣人,上下打量之后抱拳拱手:如果我没猜错,这位可是南神捕公孙兄?蓑衣人抱拳还礼:好眼力,在下正是公孙跃。

此时,捕头李南山踉跄着赶到现场,连连作揖:二位神捕,在下李南山,有失远迎啊!一时误会,还望见谅。

是什么使南北神捕齐聚东阳城?说起来还是因为丁大元的事。丁大元能成为东阳城的首富,除了他高超的经商手段外,更是因为他在皇城有位高权重的至亲。丁大元的死,不但震惊了东阳城,也惊动了皇城。刑部不惜同时调动南北神捕来追查,以求能尽快捉到凶手,给丁大元在皇城的那位至亲一个交待。

包振风说:公孙兄,可想到什么好的计策?公孙跃听罢,却只是打了个哈哈:有包兄在,我公孙跃最多做个帮手,这些事哪用我费神?包振风没想到公孙跃会这样回答他,正要再说什么,忽听到门外有一阵细密的呼吸声,不由得暗叫一声惭愧,门外有人,他却没有发现!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准备同时发力,逮住门外那个偷听之人。然而,仅此一瞬,却听见门外李南山拍门叫道:二位神捕,我买了一些酒菜,可否赏脸喝一杯?

三人推杯换盏,喝了起来。酒过三巡,李南山也有了些醉意:丁大元这案子现在真是棘手,上头非要查出个所以然来,可依我看,悬。二位神捕,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假如黑鹰客已经逃出东阳城了,怎么办?

包振风反问道:不是说这几日城门防守严密,黑鹰客还不曾出城吗?

李南山摇了摇头:黑鹰客都能在百名护院的眼皮下杀了丁大元,还指望那些守卫能防得住他?

包振风眉头深锁了起来。李南山又苦着脸说道:说来惭愧,我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些小贼还行,若遇见黑鹰客,根本无能为力。此次无论如何,只盼二位能破了此案,好保住我的捕头身份。来,我敬二位一杯。

公孙跃哈哈一笑:要是所有的案子都能告破,那天下岂不太平了?这样一来,要捕头还有何用?有时候,不破案反而好过破案,是不是?来来来,我们喝酒!

一旁的包振风听了,愤然推开酒杯:作为捕头,应时刻视捉拿犯人为己任,可听二位所说,都不过是考虑自己的饭碗。这酒,我不喝了!

02

翌日,李南山带着公孙跃和包振风先去了丁府。

丁府的院墙高约丈余,公孙跃纵身一跃便站到墙头,他随即向李南山招了招手。李南山搔了搔头,往上一跳,不料高度不够,脚下一滑,一跤摔倒在地,面红耳赤,看得公孙跃哈哈大笑。

紧随其后的包振风冷哼了一声,没说话。昨晚的酒宴之后,李南山和公孙跃走得更近了,像故意要疏远自己一般。随后,三人又去了艳芳阁。老鸨看见李南山来了,媚笑着迎上去。李南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却被公孙跃一把拉住:昨晚酒喝得不痛快,不如今天我们就在这儿一醉方休,如何?

李南山回头看了看包振风,仿佛在征求包振风的意见。包振风冷着脸说道:当时黑鹰客是从哪个房间逃走的?黑鹰客当时逃走的房间在二楼,正是现在公孙跃和李南山喝酒的地方。包振风站在黑鹰客逃走的窗前,窗外是一间老旧的瓦房,黑鹰客若是跳窗逃离,就必须踩过房顶的旧瓦。

想了想,包振风忽然凝神提气,纵身跃向窗外,落在瓦房之顶。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脚下传来一阵轻微的细响,包振风低头一看,一块布满灰尘的细瓦已在自己脚下碎裂。再细看,其余的瓦片都是完整无损的,除了自己脚下的这一块。

整整三天,公孙跃都在和李南山喝酒闲逛,好像来东阳城不是办案的。包振风跟在后头,显得格格不入。这一日,公孙跃又让李南山带着他们来到东阳城最负盛名的东阳楼喝酒,一旁黑着脸的包振风终于忍不住了,当场掀翻了酒桌,指着公孙跃的鼻子喝道:公孙跃!想不到你竟是这般不负责任之人,真是愧对南神捕这个称号!

从没有人敢这么当面侮辱公孙跃,他端着酒杯的手隔开包振风的指尖,冷冷说道:今天说这话的若不是你包振风,我定不会轻易饶过他!但念及你我同事一场,我便不与你计较。你听着,从今往后,你我路归路,桥归桥!公孙跃大怒,拂袖离开。李南山见状,仓促地向包振风拱了拱手,也追随公孙跃而去。

自此,南北神捕形同路人,不再同道。李南山自然是跟随着公孙跃,为了两不得罪,他曾委派了一个小捕快给包振风打下手,但被包振风拒绝了。

本文网址:/minjian/259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随机故事
友情链接:快3网上投注平台  快3网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三平台  快3权威投注  快3投注平台  快三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