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相似的房间

时间:2018-04-10 11:55来源:故事会 作者: 鲇川哲也

  作品根据日本推理作家鲇川哲也的同名小说改编。作者一生坚持创作最正统的本格作品,其作品朴实而精巧,为后来的新本格推理引领了方向,代表作有《黑色皮箱》《紫丁香庄园》《憎恶的化石》等。

  有力的證明

  近日,飞鸟山地区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叫重冈勤,是个近期频频获奖的推理小说作家。案发时间在晚上十点左右,现场一片狼藉。死者身材瘦小,全身被尼龙绳捆绑,后脑有被击打的痕迹,死因是窒息而亡,应是昏迷中被勒死的。

  负责这起案件的是草木警官。警方通过走访调查,了解到重冈勤平日里不怎么交际,朋友很少,但有个分手很久的女朋友,叫泽村和子,是一名报告文学作家,目前也还是单身状态。

  很快,草木就前往泽村和子的住处进行调查。泽村和子住在善福寺公寓大楼的七层,房间非常豪华,本人的穿戴也是一身名牌。

  泽村和子对于警察的到来并不意外,面对草木的询问,她满不在乎地说:"首先是动机问题,我这个人,这几年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以前我是天真幼稚,才会对重冈勤那样的人产生了兴趣,现在完全不同了,我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草木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没有说话。泽村和子突然问:"重冈勤被杀是什么时候?"

  "这个月一号晚上十点左右,案发现场在飞鸟山附近。"

  泽村和子一听,立马说:"那我是完全清白的啦!前段时间我到北陆旅行时,买了一套非常名贵的茶具,有朋友说我上了当,买的是假货,所以,那天我特地请了不岑先生来帮我鉴定。您知道不岑先生吧?"

  不岑先生是日本最富盛名的茶道大师,草木当然知道。飞鸟山和善福寺公寓之间开车至少要一个小时,如果有不岑先生作证,那泽村和子的不在场证明就无懈可击了。

  从公寓大楼出来后,草木立马去了不岑先生家造访。

  不岑先生六十岁左右,为人谨慎。对于草木的询问,他总是先仔细忖度一番再开口。草木先跟不岑先生确认了他是否去帮泽村和子鉴定过茶具,随后又问:"您是直接去了善福寺公寓大楼吗?"

  "不,我们先在新宿的茶室碰了头,然后她开车把我接去的。"

  "时间大概是几点钟呢?"

  "时间嘛,在茶室里见面大概是八点半左右,路上差不多花了三十分钟,到公寓大楼应该是九点钟吧。然后,我在那里打搅了两个小时,她又开了车送我回家。"

  既然晚上九点到十一点泽村和子一直在公寓大楼,那就只能承认她当时确实不在案发现场了。这样想着,草木又追问:"您鉴定茶具时泽村和子有没有单独出去过?"

  不岑先生想了想,说:"有那么一次,差不多十点钟吧,泽村说威士忌喝光了,就去了附近的自动售货机,拿回来一小瓶威士忌。不过最多只有十分钟,她就回来了。出乎意料,那威士忌很好喝,泽村劝我直接喝,兑上自来水反而难喝,因为自来水里漂白粉的味道很浓。"

  问答到此结束,草木隐隐觉得案子中还有些疑点,可不岑先生说的,已经足以证明泽村和子不在案发现场了。

  相似的现场

  第二天,草木开着自己的摩托车在案发现场和善福寺公寓大楼之间查看,还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附近的酒店来回转悠了几圈。

  没多久,草木的摩托车没油了,他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附近的加油站停下加油,趁加油的时间洗了把手,顺便喝了口水。"啊,真好喝!"草木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灵感。

  昨天,不岑先生特意提到了,水里有很浓的漂白粉味不好喝。可是刚才,他喝的水,不但没有漂白粉味,而且非常好喝!

  草木立即向加油站工作人员询问关于自来水的事情,工作人员骄傲地说:"只有善福寺一带的水没有经过漂白粉处理,最好喝了!"

  离开加油站后,草木开着摩托车再次来到不岑先生家,讲了他关于自来水的疑惑,不岑先生听完也开始不解起来。他说:"那真是奇怪啊!我是搞茶道的人,对水的味道特别敏感,那幢公寓大楼的水绝对不是好喝的水。"

  "所以,我在想,您被带去的公寓大楼和我造访过的公寓大楼,会不会是两回事呢?"草木问道。

  见不岑先生迷惑不解,草木又说:"就是说,她在善福寺公寓之外还在另一个公寓大楼租了房间。那个房间离飞鸟山的案发现场很近,只需一两分钟就能到。假如确实如此,那么两个房间的内部装饰可能也完全相同。比如在善福寺公寓大楼里,靠窗放着咖啡色皮沙发,那么,您去的那幢大楼的房间里也靠窗摆着咖啡色皮沙发,整个安排就是这样。"

  不岑先生有些惊讶:"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个房间靠窗的位置确实放着咖啡色皮沙发。"

  听不岑先生这样说,草木开始兴奋起来,他感觉破案的曙光就在前方。因为从新宿的茶室到善福寺公寓大楼和从新宿的茶室到飞鸟山案发现场距离差不多相同,所以,当天汽车看似是开向善福寺公寓,实际却开往了飞鸟山附近,这样也不用担心坐车的人会因为乘车时间的长短而有所怀疑。

  假如泽村和子真的在飞鸟山附近准备了一套相同的房间,那么这之后,那房间里的家具应该都还在。因为如果让运输公司搬运的话就会留下证据,而自己搬呢,又太麻烦。所以那套房间很有可能还是原封不动,等风声过后再处理。

  而泽村和子说要去买威士忌,不过是借口,威士忌大概早就买好了,被藏在走廊的某个角落,等她从案发现场回来再把它拿进房里。

  不岑先生重重地叹了口气:"怪不得她当时要领我从后门进出呢,说是为了停车方便,其实是怕我发现那儿并不是善福寺公寓。"

  草木点点头,"是啊,不然招待客人哪能从后门进去呢。"

  现在,草木总算明白了凶手所耍的把戏,可惜利用两个房间伪造不在场证明的骗术,因为缺乏自来水的知识,或是小看了不岑先生的味觉神经而被戳穿了。

  意外的陷阱

  现在,破案的关键就是要找到那个跟泽村和子在善福寺公寓里的住处一模一样的房间。

  凶手离开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在这十分钟里,要算上凶手捆绑死者、杀人、破坏现场,以及来回的时间,伪造的第二个房间肯定就在案发现场周围。警方以案发现场为中心,在周围三公里范围内找遍了所有的公寓,可是并没有找到所谓的相似的房间。

  案件再次陷入僵局,草木非常郁闷。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查看案卷,想找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草木把案发当晚泽村和子的行程详细地列了出来:当天晚上九点到十一点,泽村和子都和不岑先生在一起,只有十点时出去过十分钟,而死者就是在十点左右被害的。但是泽村和子所居住的善福寺公寓和位于飞鸟山地區的案发现场至少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短短十分钟是绝对不够的,因此警方才会怀疑凶手在案发现场附近还有一个相似的房间,只有这样凶手才有足够的时间作案。

  可是现在,在案发现场附近根本找不到符合要求的房间。那么如果反过来呢,房间只有一套,但是犯罪现场有两处呢?凶手从善福寺公寓的房间出发,来到就近的犯罪现场,杀死死者后再返回房间,和不岑先生继续聊天……

  草木再一次灵光乍现。第二个犯罪现场不需要和飞鸟山地区的案发现场一模一样,因为没有人知道第二个犯罪现场的存在。

  很快,草木传召了泽村和子来警局配合调查。泽村和子一脸不悦地质问草木,草木则一脸和气地说:"重冈勤被害的案子破了。"

  泽村和子有些惊讶,问道:"是吗?凶手是谁?"

  "别着急,我先告诉你凶手是如何伪造不在场证明的。死者除了是被勒死外,还曾遭到捆绑,后脑也有被击打的痕迹,尸检结果也证明死者是在昏迷中被勒死的。凶手先来到死者家中,用木棍把死者敲晕,并捆绑起来,然后把死者搬到自己汽车的后备厢里。死者的身材瘦小,这一点并不难做到。接着凶手去接了朋友,把他领到自己的家里,还故意从后门进入。在晚上十点时,凶手借口说没酒了,出去买酒,实际是来到了停车场,用绳子勒死了在汽车后备厢里昏迷着的受害人。接着,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威士忌,回去继续和朋友聊天,等到了十一点,她再开车送朋友回去。送完朋友后,凶手再把尸体放到飞鸟山地区死者的家里,这时候她就有充足的时间来伪造现场。这样一来,凶手就有了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只是可怜了她的这位朋友,不知不觉中成了凶手的帮凶。他不知道,在接他来的汽车的后备厢里,竟然有一个大活人,而送他回去时,那个大活人已经成了死人。"

  草木目光如炬地盯着面前的泽村和子,继续说:"这个凶手,就是你,死者的前女友。你不用狡辩,我已经派人去你汽车的后备厢里寻找证据了,我想你还没来得及处理罪证吧?"

  泽村和子并不惊慌,反而带着些赞许说:"草木警官真是厉害,早知道我就不必故意引导你们去寻找第二个房间了。"

  草木也是到后来才知道,那带有漂白粉味道的自来水,和威士忌一样,都是泽村和子事先准备好的,目的就是为了故弄玄虚,让不岑先生认为他去的并不是善福寺公寓。她很清楚,以不岑先生的味觉,一定会察觉出不对劲的。而她之所以玩了这么多诡计,就是害怕转移尸体的事被人发现。

  至于动机,也许是嫉妒吧,泽村和子并不想看到曾经被自己抛弃的男人功成名就,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

  (改编者:李永来)

本文网址:/gushihui/262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友情链接:快三平台  快3投注平台  线上快三投注平台  快3权威投注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3彩票网  快3网上投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