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与老公分居的日子

时间:2018-09-08 22:0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小争执让矛盾升级

“咸死了,让人怎么吃啊!说过多少遍了,不要放太多盐,怎么就记不住!”吃晚饭时,我刚尝了一筷子婆婆炒的豇豆,就咸得直想吐。

婆婆一向口味重,炒菜时放盐全凭感觉。自从三个月前她来帮我们带孩子,我便不止一次地在餐桌上给她提建议:“盐吃多了不好,成年人一天摄入6克盐(一小勺)就够了,小孩的摄入量要减一半。咱家四口人,一个月吃盐不该超过600克,也就是一袋多一点儿。”但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不管我怎么说,婆婆炒出来的菜总是咸得没法吃。

“有那么咸吗?”老公周阳有些无所谓地问。

“不信你自己尝尝。”我没好气地说。

“你就不能将就点?妈大半辈子炒菜都这样,只能慢慢改。”周阳责怪道。

“将就将就,你要我将就多久?中午在外面就吃了一碗凉面,晚上回来菜又咸得没法进嘴,真受不了。”我一边抱怨,一边端起面前的粥胡乱喝了几口,就气呼呼地离开了餐桌。

“不吃拉倒!什么都按你的要求来,连房产证上都写的是你的名字,你还要我怎么样?”周阳的话音还没落,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婆婆憋不住了:“阳子,怎么回事?咱出钱买的房,为啥写她的名字?”

尽管周阳一再解释,说房子是在我们领取结婚证之后买的,属于我们的婚后共同财产,即便有一天我们过不下去了要离婚,也是夫妻俩平分,写谁的名字都一样,婆婆仍半信半疑:“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瞒着我不早说?哪有这样霸道、自私的儿媳妇?”

婆婆最后那句话彻底惹恼了我,我当即顶撞道:“我哪里霸道自私了?当初买房子我娘家也出了钱的,又不全是你们拿的,凭什么就只能写他的名字不能写我的名字?我每个月也出钱还房贷、养孩子。你没做过儿媳妇,哪里知道做儿媳的苦衷!”

“杜小青,你给我闭嘴!”周阳陡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攥着拳头蹿到我跟前。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咋了?想打人?”

“你把那句话再重复一遍!”周阳厉声说着,猛地推了我一把。

“你敢打人!”我正在气头上,没有重复那句话,而是稳住阵脚,上前一步,要跟周阳动手。婆婆赶紧上前拉住了我,不知怎么的,她的胳膊肘捣在了我的眼睛上,我顿时眼冒金星,更加恼怒:“好啊,你们母子俩打我一个人。”说着,我一个转身,摆脱了婆婆,冲到饭桌边,把一桌子饭菜全掀了,两岁的儿子卓卓吓得当场大哭。

战争最终以我打电话向父母求援,父母来家里跟婆婆和周阳评理结束。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父母刚离开,周阳就愤愤地说,继而开始收拾东西。当晚,他就带着婆婆和儿子搬到他婚前居住的一套小房子里了。

分居带来的危机感

分居的最初几天,除了夜里想儿子,我觉得比以往轻松不少,似乎又回到了婚前单身时自由自在的状态。下班后不用紧赶着回家照顾孩子,更不用怕回家晚了被婆婆数落,而是有大把的时间随意挥霍,可以和闺蜜一起逛街、做美容、健身,或是慢悠悠地吃一顿饭。回到家,当我舒舒服服地倚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禁不住对着电视机旁相框里全家福上的周阳说:“你傻吧,把这么大的房子让给我一个人住,三个人去挤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看你能撑几天!撑不住了你自然会回来。”

然而不到一星期,我就开始感到空虚。儿子还是第一次离开我这么久,我越来越强烈地想儿子,夜里甚至想得睡不着觉。有好几次,我忍不住想给周阳打电话,但转念一想,一旦在他面前先低了头,会不会让他和婆婆觉得是我想求着他们回来?以后再闹矛盾,他们会不会对我更加强硬?这么一想,我打消了给周阳打电话的念头,翻出手机里给儿子拍的视频以解相思之苦。

晚上休息不好,白天上班精神状态就很糟糕,我甚至不止一次地在工作中出差错。每当这时,我的内心就会滋生出小小的自责。我想,婆婆做的菜我吃不习惯,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另做一份,何必发那么大的火,搞得一家人不得安宁?毕竟,婆婆帮我们带孩子也很辛苦,还要帮我们做家务。我就这样无比纠结地度过了分居后的第一周。

到了周末的晚上,母亲通过微信发来视频聊天的请求。自从卓卓会说话后,每个周末,母亲都雷打不动地要和卓卓视频一次。我知道母亲想卓卓了,怕她老人家知道我和周阳在分居,赶紧撒谎说我还在单位加班,然后就匆匆挂断了视频电话。

正好第二天变天了,下起了雨,还明显降温,想着周阳只带走了卓卓的几套短衣短裤,我觉得这是一个打破僵局的好机会,一大早就收拾了几件儿子的长袖衫和长裤塞进包里。中午,我匆匆在单位食堂吃完饭,就坐公交车赶到周阳婚前住的小区。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门。最终,我按捺不住担心拨打了周阳的电话,这是分居一个多星期以来我们第一次通话。我在电话里告诉他,我是来给儿子送衣服的,让他开一下门。没想到,周阳说他在单位,家里没人,婆婆带卓卓回老家了。

大中午顾不上休息,冒雨来给儿子送衣服却吃了闭门羹,我顿时很恼火,在电话里对周阳吼:“你是故意不想让我见孩子吗?你要是不想过了,就直接说,用不着绕弯子。”

“你爱咋想咋想。我正忙着呢!”周阳冷冷地扔下这句话,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与周阳之间充满火药味的通话让我过去几天里积聚的自责荡然无存,那一刻,我甚至恶狠狠地想,要是周阳提出离婚,我会欣然同意,只要能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

又一个周末来临,周五下午下班的时候,闺蜜给我打来电话,让我陪她去电视台参加一个活动,为她一个在电视台工作的大学同学捧场。要是以前,我肯定会以要回家带孩子为由一口回绝,但这次,我爽快地答应了。

去往电视台的路上,得知我和周阳在分居,闺蜜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闹到了分居的地步。我便把跟周阳从抱怨到争执再到动手直到分居的过程讲了一遍。闺蜜在一家报社工作,是一个情感板块的主持人,每天都要接听一些读者打来的倾诉电话,为读者排忧解难。出于职业习惯,她当即分析道:“看来,周阳对自己的原生家庭感情很深。对于这类男人,你千万不要触及他家人不好的一面,否则就会踩‘地雷。”最后闺蜜劝我,“一些夫妻闹点小矛盾就分居,可分着分着心就真的不在一起了。既然你俩都没有什么原则性错误,你干吗不主動一些呢?他不搬回来,你就去他那儿呀。再怎么样,你是卓卓妈,不信他会把你往外赶。”

“我才不向他低头呢!不然他还以为我离了他不能活了。”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陡生危机感。想起上次给卓卓送衣服时周阳在电话里语气那么冷淡,我感到茫然,不知道这种僵局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在分居中获得成长

当天夜里,我做了个梦:在一个公园门口,我跟儿子失散了,惊恐万分地喊着他的名字。我急得大哭,一边哭一边询问来来往往的路人:“请问你看见我儿子了吗?”可所有的人都摇头。

醒来时我一身冷汗,才发现是场噩梦。

因为夜里没睡好,次日上午上班时我打不起精神。下午下班一回到家,我草草吃了点饭就上床睡下了。可头天夜里梦中儿子丢失的场景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胆战心惊,怎么也睡不着。瞅瞅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已将近11点。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两声,提示有新的微信信息。我打开微信,一眼就看到周阳20分钟前发的一条朋友圈:回一趟老家就成了这样,是水土不服?附了一张卓卓在医院急诊室输液的照片。照片上儿子紧闭双眼,看上去比十天前瘦了不少。我心里一紧,再也顾不上谁先向谁低头,抓起包急急忙忙出了门,打的赶到卓卓常去看病的那家医院。只见儿科急诊室里,卓卓和五六個孩子正在输液。周阳抱着卓卓,婆婆则歪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盹儿。我赶忙上前摸了摸儿子的额头,温度正常,于是问周阳:“退烧了?”“嗯。”周阳点头,说,“我妈下午才带儿子从老家回来,一回来他就发烧了。”

大概是听见了我说话的声音,儿子醒了,迷迷糊糊地说:“妈妈,妈妈别走。”我把儿子的一只小手握在手心,说:“妈妈在呢,妈妈不走。”“妈妈,抱。”儿子说。

我从周阳臂弯里把儿子接过来,儿子偎在我的怀里,似乎踏实了些,很快睡着了。

“阳子,要不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这里有两个人就够了。”婆婆说。

周阳坚持要婆婆先回去休息,婆婆却说她已经打了个盹儿,不困了。周阳就到外面走廊上找个椅子躺下了。

“谢谢你能来看儿子!”周阳刚出去,就通过微信给我发来这句话。

我发去一个微笑的表情。不到两分钟,周阳又发来一段话:“其实,我搬出来,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坏脾气,再次和你发生正面冲突。我想让自己冷静冷静。那天晚上是我太冲动。我奶奶在我父亲5岁时就没了,这是我父亲心中永远的痛。一直以来,我都忌讳别人提及我奶奶……”

闺蜜的分析是对的,对于周阳这类对原生家庭感情很深的男人,一旦触及他家人不好的一面,无异于踩地雷。只是过去三年的婚姻生活里,我并未意识到这一点。我回复:“是我口无遮拦,对不起!”

周阳又说:“我推你也不对。其实,我早就想搬回去了。等儿子好一些,我们就搬回来,卓卓想你。”我的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显然,周阳搬出去后,和我一样也曾在夜深人静时反思过自己的行为,并有所悔悟,只是碍于面子不愿低头,和我一样选择了等待。

我赶紧给他发了一个表示欢迎的微信表情。

卓卓输完两瓶液,已经是次日凌晨一点多,周阳抱着睡熟的卓卓,婆婆提着卓卓的水壶和医生开的药,我们一起出了医院。在一个路口,他们三人往北,我独自往南。街道上已经没有人和车,我们的脚步声显得特别响。我想,有了这次分居经历,我和周阳都得以清晰地看到了婚姻的脆弱,体会到了将要失去婚姻的滋味,并认真反思了自己的行为。往后的日子,我们都会更加懂得顾忌对方的感受,更加懂得珍惜彼此。

本文网址:/qinggan/1357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友情链接:快3权威投注  快三平台  快3投注平台  快3权威投注  快三  快三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