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钉子养殖场

时间:2018-10-11 08:45来源:故事会 作者: 沈海清

  一家小小的养殖场,因为上头有人,就敢违抗执法,成了钉子户,让执法人员伤透脑筋。看来,要拔除这颗钉子,得从根源上下手……
  1.联合执法
  河干县下辖的乌青镇坐落于古运河畔,当地村民历来养肉猪,乌青肉猪在浙北苏南非常有名。养殖业让村民的日子富起来了,却也使大运河遭到了严重污染。"五水共治"政策推行后,政府下令,让养殖场集中搬迁,但因为大运河边运输方便,所以当地的养殖场都是能拖则拖。
  孙立是河干县公安局的副局长,他最近主抓的就是养殖场的搬迁工作。这天,他正为这事儿犯愁,突然接到传达室的电话,说是有个叫张军的年轻人来找他。孙立知道张军的事,便让人把他带了进来。这个张军是孙立老战友的侄子,想进公安局当协警。
  张军进了孙立的办公室,两人客套了几句,便说起了工作。孙立听老战友说过,张军之前的工作都不是很顺利,便问了他原因。张军支吾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了:"孙局,不瞒您说,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之前就是不分场合乱插嘴,得罪了领导。"孙立笑了:"这个没什么,做协警的,出去办事,要的就是肯上前、肯说话、肯动手。最近县里忙着拆除违章建筑和搬迁养殖场,到时候说话、做事都主动一些,真要弄出什么事来,单位里也会帮忙兜着的!"就这样,张军顺利进公安局当了协警,经过培训就正式开始工作了。
  很快,又一次联合执法行动展开了。这一次,在总指挥孙立的带领下,公安、法院、城管等各个部门组成了联合执法队,还出动了一台挖掘机,说是要强制搬迁"肥肥养殖场".小协警张军也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到了现场。
  "肥肥养殖场"建立的时间不长,老板名叫刘大成,是县委书记卢仁义夫人刘芸的外甥。这刘大成虽然生得相貌堂堂,但是个残疾人,据说还有精神病史。四年前,卢仁义调到河干县担任县委书记,夫人的外甥便也跟着来了。这段时间,运河边的养殖场一个个搬的搬、迁的迁,就只剩下"肥肥养殖场"还钉在那里屹立不动。
  刘大成听到了消息,这天一大早就拦在了大门口,身后还跟了四个员工,他们手里都拿了一把大号铁铲,四大金刚一般。各部门的负责人轮流上场,讲政策说道理,可刘大成就是油盐不进,说不搬就不搬。孙立终于忍无可忍,回过头朝着那台挖掘机一挥手,那台挖掘机便朝着大门压去。
  跟在刘大成身后的四个员工一见挖掘机迎面压来,不约而同地逃到了一边。刘大成一看手下溜了,气得大骂,猛然,他就地一滚,滚到那台挖掘机前,叫道:"来吧,来吧,老子让你们压……"见挖掘机立刻停住了,孙立赶紧朝着协警一挥手,张军和其他几个协警几步上前,揪住刘大成,就往路边拖。
  "都给我住手!"正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娇叱,声音不大,但却极有威慑力。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听了,都倒退了一步,现场一片寂静。
  原来是卢书记的夫人刘芸到了,刘芸体态娇小,容貌艳丽,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她一到场,在各部门的负责人面前走了一圈,说:"这么大的养殖场,光是猪猡就有几万头,要搬迁也没这么容易吧!"
  刘大成一见刘芸到了,便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奔到孙立面前,一根手指戳到他眼前,叫道:"你竟敢叫警察打人!"一旁的张军插嘴道:"不是警察,是协警,也没打人。"刘大成瞥一眼瘦小的张军,吼道:"去去去……"
  眼见事情办不下去了,孙立只好向公安局长赵岩汇报,赵岩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局,沉吟了一下,道:"实在不行,就撤回来吧!"
  2.冲突升级
  很快,就到了县政府开联席工作会议的日子,会议上,孙立汇报了"肥肥养殖场"拆迁失败的经过,大家都沉默不言。主持会议的副县长问道:"这情况向卢书记汇报过没有?"公安局长赵岩说:"这事我已经向卢书记汇报过了,卢书记的态度非常明确,说该拆迁的还是要拆迁,一定要配合‘五水共治!"最后,副县长说:"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什么时候我们再凑个时间,各部门联合拆迁队再行动。"
  三个月后,卢书记接到省里通知,要他到省里开会。卢书记走后第二天,孙立便请示了赵岩,准备再来一次联合行动,强制搬迁"肥肥养殖场".
  当联合执法队赶到"肥肥养殖场"时,刘大成单枪匹马,手里拿了一把西瓜刀,守在大门口。
  双方对峙着,附近的村民都来看热闹,孙立怕出事,让张军和几个协警拉起一条警戒线。正在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她手里的皮球脱了手,骨碌碌地滚到了警戒线里面,她便一弯腰,钻进警戒线。
  小姑娘捡起皮球,不料手一滑,皮球又骨碌碌滚到了大门边,停在了刘大成的脚下。于是小姑娘又跑到刘大成的脚边,猛然,刘大成狂吼一声,把小姑娘一把抱住,手里的西瓜刀架在了小姑娘的脖子上,小姑娘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一时间,在场的拆迁人员都惊呆了,好在孙立镇定,他一边指挥在场的警察和协警疏散看热闹的群众,一边打电话向局长赵岩汇报。
  人群一阵骚乱,一个中年妇女见自己的女儿被劫持,大喊一声"我的孩子",就要沖上去。刘大成把西瓜刀往小姑娘脖子上一按,叫道:"别过来!"那妇女哭喊道:"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你抓我女儿干什么啊……"刘大成叫道:"都是你们!要不是你们一次又一次向什么局、什么部举报,哪会有今天的事?"说着,刘大成退回养殖场大门,进了一间办公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一次平常的拆迁,竟演变成了一桩劫持人质事件。
  公安局长赵岩得知"肥肥养殖场"的情况,带了几个特警,急急忙忙赶到现场。他听了孙立的汇报后,沉吟了一会儿,想这人毕竟是卢书记的亲戚,便打电话给在省里开会的卢书记,但卢书记的手机关机,再打卢书记秘书的电话,竟然也关机了。赵岩正无奈间,旁边的孙立猛然想起了卢书记的夫人刘芸,便道:"要不先和卢夫人联系一下?"
  刘芸得到消息,开着小车赶了过来。她一见这个情况,便责问赵岩道:"赵局,你们怎么搞的,竟把刘大成逼到了这个份上!"赵岩有点不悦:"你说什么,怎么叫逼……""你们不逼他,他会拿刀劫持人质?赵局,我告诉你,这事你得负责!"赵岩想不到这个妇人会倒打一耙,心里恨极,但不敢发作,愤愤道:"当然,我会负责!"
  忽然,刘芸瞥见几个持枪的特警,便夸张地叫了起来:"你让警察带枪来干什么?"赵岩解释道:"因为是持刀劫持,为了防止意外,所以安排了狙击手。"刘芸大喊道:"我告诉你,刘大成可是我们老卢唯一的外甥,他要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
  这时,站在边上的小协警张军忍不住了,轻声嘀咕了一句:"刘大成是你的外甥吧?"刘芸接口道:"对,我的外甥就是老卢的外甥!"她看了看张军,不由大怒,"你、你一个小协警,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孙立见张军多嘴多舌又要惹出事来,便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到一边去。刘芸见张军要走,尖声问道:"你别走,说,你叫什么?"见小协警没理她,她掏出手机,对着张军"咔嚓"就是一张照片,"我叫你多嘴,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人找你的!"
  赵岩道:"卢夫人,别的事我们先放一放,还是想办法让刘大成先放了孩子!"刘芸完全不肯配合:"老卢的外甥是残疾人,他有精神病,他要发作起来,老卢的话也不会听的!"赵岩道:"那他伤了孩子怎么办?"刘芸"哼"了一声:"那是你们警察的事!"
  3.僵持不下
  孙立见刘芸这般霸道,一股怒火不由从心里冒了出来,他转身对赵岩道:"赵局,我让狙击手准备!"孙立声音不高,但刘芸听得真切,她急叫道:"不行,不能让狙击手开枪!"孙立拿刘芸的话堵她:"有人持刀劫持孩子,这可是我们警察的事啊!"
  听了这话,刘芸一怔,还是不肯罢休:"赵局,你、你们向老卢汇报过没有?"赵岩道:"联系过,但卢书记和他秘书的手机都关机了!"刘芸道:"你们等着,让我和老卢联系一下!"她拨了几次,手机提示音都是对方已关机,便大叫道,"这死鬼,到省委开个会,关什么手机啊!"
  赵岩看了看手表,对孙立道:"我再过去和刘大成沟通一下,尽量稳定他的情绪,看看情况!"赵岩走近那间办公室,透过拉了一半的窗帘,看见刘大成一手搂着小姑娘,一手的西瓜刀架在小姑娘的脖子上,那小姑娘已经吓蒙了,紧紧抱着那个惹祸的皮球,忘了哭叫。赵岩说道:"刘大成,你听好了,我是公安局长赵岩,你把小姑娘放了,我来做你的人质,怎么样?"
  刘大成在屋子里,不屑地喊道:"公安局长有什么稀奇,还不是要听我姨父的!你让我姨父来,让他答应,我的养殖场不搬迁,我就放了这个小姑娘!"赵岩道:"刘大成,你姨父在省城开会呢!这样吧,你把孩子放了,我们把拆迁队撤回去,怎么样?"刘大成扬了扬手里的西瓜刀,喊道:"来不及了,是你们把我逼上梁山的,这回想让我放人,没门!如果你们敢砸门,我就一刀杀了她!"
  谈判不成,赵岩只好退回去再和孙立商量,结论是除了狙击手用枪,没有其他办法。一直在边上笃定听着的刘芸突然插嘴道:"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真要用枪,不管伤没伤到刘大成,等老卢从省城开会回来,一定饶不了你们!"赵岩点燃一根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烟,一双眼睛盯着那扇窗,显得一筹莫展。
  孙立在一边,心里也在暗暗思忖着,他知道,如果抢在刘大成伤害人质之前动用狙击手,按照公安条例,理论上是过得去的,而且社会效果肯定是支持的声音多。可现在,这个劫持人质的嫌疑人毕竟是卢夫人的亲外甥,卢书记真要怪罪下来,那么一定要有一个人顶"头子",公安局正副局长两个人中,肯定会有一个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其中一个人硬挑一句,那么就不会牵涉另一个人,这事就好办了。他想想自己今年已经五十四岁,年底就要退二线了,这个"头子"就由自己来"顶"吧!于是,他一咬牙,对赵岩道:"赵局,事情不能再僵持下去了,实在没办法,只能动用狙击手,这件事由我来办吧!"
  赵岩当然知道孙立的意思,他望着自己的副手,感激地说道:"老孙,难为你了!"这时,旁边的刘芸仿佛也看出了孙立的意思,她尖叫一声:"你们好大的胆子,真要对我们老卢的外甥下手了?"赵岩猛抽了一口烟,背过了身子。
  刘芸不依不饶:"我告诉你们,刘大成可是有精神病的。《刑法》有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听到这里,小协警张军再也忍不住了,冲着刘芸道:"但是家属和监护人要严加看管……"刘芸这会儿没工夫理会这个小协警了,她冲着孙立叫道:"你们竟敢动用狙击手向一个精神病人开枪?"
  孙立没有理会刘芸,他和狙击手察看了四周的地形,很快选定了最佳的狙击位置。狙击手背着狙击枪,很快选好角度,架起了那把闪着幽光的狙击枪。刘芸看得真切,知道这回孙立要动真格了,便朝着窗口叫道:"大成啊,他们要开枪了,你把孩子放了,出来吧,出来吧!"
  正在这时,房間里的刘大成忽然大叫道:"外面的警察,你们听着,这个养殖场,真正的老板可是我姨妈!我不过是代管,你们敢逼我姨妈搬迁,现在还敢朝我开枪,你们开啊,等我姨父从省城开会回来,看他会不会饶了你们!"
  刘大成的嗓门又粗又响,回响在空中。顿时,现场一片寂静,好一会儿,刘芸尖锐的嗓音打破了寂静:"你们听,你们听,我说刘大成有精神病吧,他又犯了,他又犯了!"屋里的刘大成听了刘芸的话,好像受了刺激,发狂地叫道:"你们敢说我精神病,我杀了她!"屋里,又传来小姑娘的哭声。
  情况紧急,孙立下令:"让狙击手准备,随时行动!"刘芸一听,三步并作两步,扑到那间办公室的窗口,双臂一张,叫道:"里面是卢书记的外甥,谁敢开枪,我和他拼了!"
  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了,孙立面对挡在窗前的县委书记夫人,放低声音对旁边的张军和几个协警说:"你们上前,把她拉开!"刘芸看出了几个协警的意图,竟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把水果刀,往自己的脖子上一架,嘶声叫道:"我看谁敢上来,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
  一时间,面对以死相逼的县委书记夫人,孙立显得手足无措。
  4.诽谤立功
  这时,旁边的协警张军忽然举着手机喊道:"我刚刚得到消息,卢书记在省城被双规了!"此言一出,全场大惊,一阵"嗡嗡"声过后,马上又变得一片寂静。孙立顿时精神一振,没了顾虑,他转过身,高声命令道:"狙击手,准备射击!"
  刘芸哀号一声,竟丢下了手里的水果刀,朝着办公室里声嘶力竭地喊道:"大成,完了,完了,你姨父出事了,警察真要动手了,我们都完了,你、你快放了人,放了人,出来……"
  张军和两个协警扑上前,把刘芸从窗台前拉了下来,三下两下,拖到一边。刘芸滚在地上,完全没了往日的庄重和威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叫着。
  正在这时,事情出现了很大的转机,办公室的门"吱"的一声开了,出现了一个非常滑稽的场面:刘大成双手高举,托着那把长长的西瓜刀,学着电影里日本鬼子投降的姿势,叫道:"别开枪,我投降……"两个警察闪电般冲上前,一边一个,揪住刘大成,奪下了西瓜刀。
  孙立看到一个警察把完好无损的小姑娘抱了出来,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镇定下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卢书记的事。他一把抓住张军,问道:"卢书记双规的事,你哪里得来的消息?"张军举起手机摇了摇,笑道:"没这回事,我随口编的!"
  孙立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炸了,他定了定神,指着张军厉声喝道:"你这是诽谤!"张军无所谓地说:"这女人把我的照片都拍下来了,我一个临时工,怕什么?明天我就离开公安局,不干这协警了!"张军这么一表态,孙立一时也说不出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孙立刚进办公室,赵岩的电话就跟过来了,他要孙立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孙立当然知道,这会儿赵局找他一定是为了那个小协警张军,而且这个小协警还是通过自己的关系进的公安局,出了这么大的事,赵局是肯定不会饶了自己的。他心惊肉跳地进了赵岩的办公室,叫了声"赵局",赵岩头也没抬,自顾自在看着一份文件。孙立不敢再开口,只好静静地站着。好一会儿,赵岩才重重地放下手里的文件,冷冷地问道:"你说,这事怎么处理?"
  孙立本来想说,多亏了这个小协警,才让那个举着西瓜刀的刘大成缴械投降的,但话到嘴边,又咽回了肚子,说:"赵局,没想到,这个小协警会这么多嘴多舌……"赵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了孙立的话:"这个小协警是你招进来的?"孙立道:"是的,我一个老战友的侄子……他跟我说了几次……招一个小协警嘛,所以,我……"
  赵岩道:"不说这些了,唉,这个小协警胡言乱语,说卢书记被双规,而且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声宣布的,卢夫人也听得真真切切,这会儿我们怎么向卢书记解释?"孙立壮了壮胆,说道:"其实,如果没有他来这么一出,这事,还真难收场呢!"
  赵岩当然知道,如果不是这个小协警的胡言乱语,卢书记夫人的这个外甥还真没那么容易出来,这个劫持人质的事件还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呢,但他嘴上仍冷冷地道:"那是两码事!"
  孙立小声说道:"这小协警工作还是很积极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没想到……"
  赵岩摆了摆手,直接把话点到了正题上:"他昨天说过,‘不干这协警了,他就这么一句话,一拍屁股走人了,我们怎么办?"
  猛然间,孙立想到了昨天自己在现场的决定,一股豪气从胸中迸发:"用我副局长的官帽,拔了钉子养殖场,换回人质一条命,值了!再说,现在是什么时期,卢书记真要怪罪,我来顶吧!"
  赵岩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吧,反正小协警已经走了,你让协勤处发个文件,就说把小协警开除了……说得严重一些,看能不能过卢书记这一关!"
  孙立明白,这是赵岩的好意,便点了点头。赵岩又道:"还有,这事得党委会决定,可不能马马虎虎!这样吧,让党委办主任通知各个党委委员,咱们马上开个会!还有,这次劫持事件怎么定性,也得在党委会上商量一下,你先拟个上报方案!"
  孙立当然知道赵岩的意思,不能把这次劫持人质事件的负面影响扩大,因为劫持人质的犯罪嫌疑人毕竟是县委书记夫人的外甥,最好的办法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孙立"嗯"了一声,说:"我想是不是可以这样,就写犯罪嫌疑人精神病发作,劫持了孩子,公安人员成功解救了人质,现场无人员伤亡……"
  "好吧,就这样。"赵岩点了点头。"那我先把处理张军的文件起草一下。"孙立见赵岩又点了点头,便转过身,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写报告了。
  正在这时,赵岩的手机响了。孙立刚刚走到门口,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只听赵岩说:"书记啊,您有什么指示……"
  孙立不由得心里一紧,他知道,一定是卢书记向赵岩问罪了,他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一双耳朵却竖得老高。这时,赵岩的态度却显得有些古怪:"嗯……啊……真的……真的……"
  孙立听不出什么所以然,也不敢在门口逗留太久,刚想离开,突然"砰"的一声,是赵岩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孙立吓了一跳,只听赵岩粗着嗓子大声喊道:"孙立,你给我回来!"
  孙立的脑袋一阵发晕,两条腿一阵发颤,偷听电话被发现了。他强作镇定,转身回到赵岩的办公桌旁,却见赵岩满面春风,哈哈笑道:"我们别开党委会了,你也别起草什么处分文件了……"见孙立还傻乎乎地望着自己,便解释道,"刚才纪委书记给我打电话,说卢书记,噢,卢仁义,涉嫌严重违纪,已经被省委撤销职务,接受调查。这个小协警还真立功了!"
  "啊……"孙立呆立当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好一会儿,才小声嘀咕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啊!"

本文网址:/gushihui/14006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友情链接: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3投注平台  快3网上投注平台  线上快三投注平台  快3网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三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