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故事 > 故事会 > 

凶光

时间:2018-06-27 16:44来源:故事会 作者: 叶林生

  包进福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汉子,为人处事一板一眼,而脑瓜里又没啥主見,所以常常惹上些倒霉的事。
  这天,包进福赶到集市上,左挑右选讨价还价,花两千四百元买下了一头耕牛。这是头四岁口的"大翘角",身架结实,彪悍健壮,一看就是个干活的好把式。更喜人的是,这头"大翘角"和人一点也不生分,包进福刚给它喂了把草料,它就"哞哞"地倚着包进福亲热起来,温顺得像只猫。
  就在包进福牵着"大翘角"回家的路上,他遇着了邻村的几个人。其中有个叫杨地龙的汉子,包进福听说他是这一带的牛行家,就请他看看自己刚买来的耕牛。杨地龙随口问了问价钱,绕着圈子上上下下将"大翘角"打量了一番,又不声不响地弯下腰,对着"大翘角"的两只眼睛盯了足有十来分钟,最后,慢慢吐出两个字:"这牛……"说着,他竟抬腿要走。
  半天工夫就等来这两个字,包进福心里有些不踏实:"你说这牛……咋了?"
  杨地龙跟身旁的几个同伴小声嘀咕了几句,才转身支吾道:"这牛好像……"话没说完他却又笑了笑,"没、没啥,你牵回家吧。"
  包进福见杨地龙神情怪怪的,好像话里有话,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忙追上前去散着香烟:"哎哎老哥,这牛到底咋了?你给我把话挑明了呀!"
  杨地龙停住脚步:"也不知当说不当说哩……说了,你可别往心里去……"
  "一定,一定!"包进福连连点着头,心里直发毛。
  杨地龙拿眼又朝牛扫了扫,说:"你看出来没,这牛的眼睛不大对劲,有凶光……嗨,行了行了,我随便说说的,你自己留点神就是了。"说着,杨地龙拽上那几个同伴匆匆走了。
  这牛眼里有……凶光?包进福一听,不由得愣住了。可他毕竟活了半辈子,哪愿相信这样的话,很快又打起精神拍了拍"大翘角",扭头冲着远去的杨地龙一跺脚:"鬼话!胡说!"
  牛牵回家后,妻子桂花倒是乐得眉开眼笑。包进福怕扫了妻子的兴,没跟她提杨地龙的那些话,不过他自个儿心里却还是有个"疙瘩".
  当天晚上,包进福和村里一堆人正在天南地北地唠嗑,不知谁提起了报上登的一则新闻,说是邻县一户人家有条养了几年的狗,一直温顺得很,忽然有天凶相毕露,将主人咬了个鲜血淋漓,没等抬到医院就咽了气……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包进福听罢这事,想起白天杨地龙那吞吞吐吐的几句话,心里就有些打鼓。待回到牛舍,他一个人蹲在牛前,仔细盯着"大翘角"的两只眼睛打量了起来。说来也怪,此刻的灯光下,"大翘角"那两只眼睛里,还真的像是有一道凶光,这让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天一亮,包进福就拐弯抹角地和妻子说,想要去把这头牛卖掉。桂花一听,急了:"啥?这多好的一头牛,刚刚买回家,你就要卖掉它?你有毛病啊?"
  包进福没办法,只好透露了杨地龙看牛时说的那番话,连同昨晚听到的事,一股脑地倒了出来。见桂花半信半疑,包进福又拉着她来到牛前,让她仔细盯住牛的眼睛看。桂花本也是个遇事喜欢猜疑的胆小女人,看着看着心里也发了毛。她抄起根鞭子照着牛头慢慢走上前,想用"火力"探探虚实,谁料到鞭子刚抡过头顶,那畜牲已经扬起角来,"呼"的一声怒目圆睁,射出了两道可怕的光芒,吓得他俩不寒而栗了好一阵。
  两口子琢磨来琢磨去,提心吊胆地折腾了一整天,最后还是决定卖牛。第二天一大早,包进福牵着"大翘角"来到了集市上,嚷嚷着要卖牛。
  看到包进福前天刚刚买走的这头"大翘角",今天就牵回来要卖掉,牛市上的人个个心里都犯着嘀咕:这牛要是没啥猫腻,他咋会这样呢?
  包进福本就因为心里有"鬼"沉不住气,眼看势头不妙,干脆先自降价钱:"赔本卖了,两千!"
  过了老半天见没人问津,他又咬了咬牙嚷嚷道:"一千八!"但他越是削价,人家越是认定其中有诈,在旁边交头接耳道:"哼,肯定有问题!甭说一千八,就是八百元,俺也不买!"
  包进福听了,心里十分懊恼,心一横,果真把价钱降到了八百元。没想到这样一来,牛市上的人更是像提防瘟神一样,叽叽喳喳地怀疑他是不是在搞诈骗,有几个汉子还嚷嚷着要打"110"叫警察来。包进福吓得再也不敢叫卖,赶紧将"大翘角"拉出牛市,垂头丧气地牵回了家。
  打那以后,包进福心头的"疙瘩"越来越大:倒霉!都怪自己那天看走了眼,花两千四百元血汗钱,买来这么个祸根,如今却成了块粘手的狗皮膏药,想甩都甩不掉!每当看到那头"大翘角",他更像是丢了魂似的脊背凉飕飕,实在不知道哪天会有大难临头。
  说来也怪,也就从那时起,"大翘角"变得不怎么温顺了,只要包进福出现在它的身旁,它就会冷冷地瞪起双眼,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那目光里透出的一股敌意,总使得包进福心里一阵发紧。包进福为了杀杀"大翘角"的锐气,有时整天不给它喂料喂水,有时没头没脑地狠抽它几鞭子。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倒是没出过什么意外。可有一天,凶性大发的"大翘角"却差一点要了他的性命。
  这天,包进福挥着鞭子赶"大翘角"下地干活,"大翘角"两眼一瞪,犟着不肯动。包进福火了,将它拴在一棵树上,朝着脑袋用鞭子狠狠地抽打起来,一下,两下……"大翘角"牛蹄狂刨着,头用力一甩,缰绳连着鼻圈猛地掉脱,痛得它"呼"地偏头轧来。包进福闪了个趔趄,还没容他缓过神,那牛又扬起翘角,"呼"地将他拦腰挑起,像扔破布一样甩出了三丈开外。
  包进福受了伤,很快被人送进了医院,邻居们赶到医院去看望包进福,纷纷说:"进福,这牛你得想个办法才是呀,否则以后恐怕真要出人命的!"可也有人摇头咂嘴道:"咋办?还能宰了它不成?"
  别人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但包进福倒觉得也只有如此了,镇上有家屠宰场,牵去卖了好歹还能换回几个钱哩。出院后,他就把"大翘角"牵到了屠宰场,可那老板一个劲地摇头:"眼下这大热天,牛肉实在难卖,还容易变质,弄不好我就要亏本哪。"
  最后包进福说了一大堆好话,那老板才不情愿地叹了口气说:"要不,给六百元吧,算我做个人情。"这价钱,包进福虽说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可事已至此,也只有点头认倒霉的份儿了。
  包进福回到家,桂花一听才卖了这价钱,心疼得直掉眼泪。包进福强打精神宽慰桂花:"算了,破财消灾嘛,咱就当是拿赔上的一千八换个省心吧。"
  半个月后,包进福和桂花上集市,走到半路又遇着了那个杨地龙。打完招呼刚要抬腿,包进福忽然一愣:杨地龙手里牵着一头牛,正是自己卖给屠宰场的"大翘角"!
  包进福傻了:"这牛,咋到你手里了?"
  杨地龙笑笑说:"我是花七百元钱,从屠宰场买来的呀。"说完,他用手亲昵地拍了拍"大翘角",哼着小曲牵牛下地去了。
  包进福望着远去的杨地龙,忽然明白了什么,懊悔地跺着脚:"我、我要去告你!"
  桂花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告他?你能告他啥?还不是咱自己折腾了自己……"

本文网址:/gushihui/13189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友情链接:线上快三投注平台  快3网  福彩快三网上购买  快三平台  快3网  快3网  快3彩票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