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恶毒的父亲用双手掐死了我和妹妺

时间:2018-08-04 22:12来源:我爱故事网 作者: 瑶鑫宝贝

  如今,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成了一具躺在山间乱石堆的死尸,但我并不孤单,因为紧紧挨在我身边的是我的妹妹,两具冰冷的尸体挤在一起,倒也能够彼此取暖慰藉。
  今天是一个开心的日子,爸爸一大早便陪我们去了镇上的游乐场,我们玩旋转木马、充气城堡、滑梯还有许多的玩具,父亲对我们一直很有耐心,让我们随意玩耍,静静的陪在我们身边,暖暖的目光 紧紧的跟着我和妹妹。
  这么安静的陪伴,这么温暖的目光,对于六岁的我、四岁的妹妹,还是第一次。
  从镇上回来已近中午,我和妹妹很累,想要回家去睡午觉,可是爸爸说,要和我们去屋后的山上玩,还在村里的小卖部给我们买了饮料和零食。
  走在通向后山的山间小路,微风轻轻吹拂,树叶沙沙作响,抬头可看到山顶嶙峋的怪石,青黄相间中,一棵棵小草从石缝中冒出头,迎风舒展。
  我和妹妹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山顶,山路崎岖,小径两旁都是碎石杂草,越往上走,路越难走。要登顶得攀登一段岩石路,我们又累又热,不想继续往上走了,可看着爸爸兴致勃勃的样子,不忍心让他失望,只好咬牙继续前行。
  走了一阵,正午的太阳已经高高的悬挂在头顶,炙烤着大地,我和妹妹都穿着裙子,裸露在外的胳膊和腿被晒的火辣辣的疼,路两旁的树叶抽打在身上,留下一道道红印子。
  汗珠滚落,脚下的凉鞋不时打滑,露在外面的脚指头经常磕到石子,生疼生疼的。
  可我们还是不想停下,拼命的追随着爸爸的脚步……
  就在我们累得快要站不起来的时候,终于登上了山顶,脚下是坚实的山石,头顶是清朗的蓝天,夏阳高照,清风徐来,山间小路在树丛间时隐时现。
  我和妹妹累瘫一般,一起枕在爸爸的腿上,喝着饮料、吃着零食,难得的悠闲时刻。
  耳边是爸爸絮絮叨叨的说话声音,他讲了很多话,似乎要将这些年他没说的话一下子都说完一样,讲他小时候的生活,讲他和妈妈的相爱结婚,讲我们的出生……
  身边的妹妹传来平稳的呼吸声,她甜甜的进入了梦想,但爸爸依然在轻声讲述着。
  讲到最后,他指着山顶旁一个被丛生的杂草掩映的山洞,告诉我们:"你们的爷爷,我的父亲,曾在那个山洞中,自杀身亡,不久之后,你们的奶奶,我的母亲,也改嫁他乡。"
  "这么多年来,我在你大爷爷家长大,虽然他们对我很好,但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家。"
  "如果见到你们的爷爷,告诉他,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也走我的老路。"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杂树横生中,那黑魆魆的山洞如同一个张开大口的怪物,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我有些害怕,转开了目光,抬头看着蓝蓝的天空中,一朵方方正正的白云轻轻飘来,好像妈妈常去的麻将桌。
  我突然有点想妈妈,可是她,一定还在牌桌上奋战,不知有没有想起我们。
  白云慢慢飘远,我眼前越来越模糊,慢慢的,我也进入了梦乡。
  2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纷繁复杂的梦境根本不像一个小孩子能做出来的。
  这梦中,雨一直下。细细的雾雨,一点声音也无。
  细雨深处,一座小小的庭院,三间土胚房子,一片小小的菜园,一团团绿色的生菜,淋着雨。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就在菜园边,直直的站着,淋着雨,眼神倔强,嘴唇紧抿。
  一个身材略显消瘦的中年妇女,一边手脚利落的收拾行李,一边抬眼透过雨帘看院中站立的孩子,不时叹口气。
  背着简单的包袱走到他面前:"你爹没了,我也走了,你跟着我走吧,咱娘俩不管到哪里都能吃上饭。"
  他不回答,倔强的眼神说明了自己的选择。
  女子叹着气,一步三回头的在细雨中离去。
  他直直的站立着,一直没有回头,雨水落在身上,他整个人似乎蒙上了一层水汽。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转身,向着院外追去。
  细雨蒙蒙,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突然起了一层水雾,模糊了双眼,他无力的坐在地上,任凭泥水沾满衣襟。
  雨一直不停地下,如同一幅精致的水墨画……
  朦胧中,画面一转,天高云阔、风清气朗,我和妹妹枕在爸爸的腿上,进入了梦乡。
  一双手分别攀上了我和妹妹的脖子,越收越紧,我们憋闷难受,不停挣扎,那手却没有丝毫松懈。
  最终,胸中的气息耗尽,生机渐渐流失,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一双眼睛上,那双眼睛,和梦境中淋雨的少年一样,倔强,却又多了冷漠。
  意识最后消散前,我突然想起了一次看爸爸杀鸡。
  大红公鸡的翅膀被紧紧抓住拎起来,所有的挣扎都失去了作用。
  一把铮亮的菜刀拿在右手,对准被拔了毛的鸡脖子,一刀下去,快、准、狠。
  腥热的鲜血汹涌而出,还没喷到人身上,鸡便被扔了出去。
  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间看着鸡在地上张开翅膀、飞高飞低扑腾起大片尘土,做着最后的舞蹈。
  鲜红的血随着它的舞蹈洒满一地。
  最后,鸡停了下来,被割开喉咙的脑袋耷拉下来,无力的垂到地下,身体尚热。
  爸爸透过烟雾冷冷地看着鸡的挣扎,眼神一如此刻盯着我和妹妹。
  3
  我是真的死了,和妹妹一起,被爸爸亲手掐死。
  原来,人死后,和刚出生时一样,任何事情都蒙上了一层烟雾,眼前之事便朦胧起来。
  记忆却更加清晰,我那短短的六年的人生,在眼前流淌而过。
  刚出生时,眼睛只能看到床前的一片天地,耳朵却能敏感的捕捉到周围的声音,最多的,是父母相互的指责抱怨和打牌声。
  妈妈数落爸爸没本事,挣不了钱,没车没房不上进,只知道喝酒……
  爸爸指责妈妈打牌赌钱,不看孩子不做家务,一天到晚泡在牌桌上,他赚的钱都不够她输的……
  从一开始的小声数落到后来的大声争吵,乃至三五时的大打出手,先是家里的锅碗瓢盆和各类家具遭了秧,后来两人争吵打骂急了,也会对我和妹妹大打出手。
  每当这时,我和妹妹只好躲在房间,相互依偎、互相取暖,希望爸爸妈妈忘记我们的存在。
  他们果然常常忘了我们,每次争吵完,一个出去喝酒,一个找人打牌,独留我和妹妹,家中没有一点热水热饭。
  前几天,妹妹生病,爸爸拿了钱给妈妈,让她去给妹妹买点药,可是妈妈拿着钱,转身去打牌,将所有的钱都输了。
  本以为,这次爸爸妈妈肯定又不可避免的大吵一架。出乎意料的,爸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在房间了喝了整整一箱啤酒,抽了两包烟,整个房间弥漫着烟雾酒味。
  他们没有打起来,甚至连架都没吵,我和妹妹其实是开心的,我们以为,他们以后可能会像别的孩子的爸妈那样,互相体谅帮助,不再吵吵闹闹抱怨指责。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以前我们迫切的想要长大,总以为,长大了,离开这个家,就好了。
  现在,终于要离开了,永远不用回来,只是,我们还没有长大……
  这样也好,不用再面对相互仇视的父母,我和妹妹始终在一起,无论将要走向怎样的前路,总有人一路相伴。
  我是不太相信来生的,不如就让我们化作这山间的清风、来去随意,闲伴云卷云舒,或者成为路边的山石,屹立不倒,惯看花开花落。
  爸爸将我和妹妹的尸体一手提一个,塞进了据说是爷爷自杀的那个山洞里,找了些碎石杂草,将山洞口紧紧的堵住。
  他拍了拍手,似乎将不存在的灰尘拍去,转身,向山下走去,脚步坚定,没有一丝慌乱。
  漫长的山路,他没有回过一次头……

版权声明:
1、我爱故事网(5aigushi.com)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2、以上稿件来自作者:瑶鑫宝贝投稿,通过E-MAIL投递。

本文网址:/guigushi/1350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
友情链接:快3网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  快3网上投注平台  快三平台  快3权威投注  快3网上投注平台  快3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